眼前,一枚树叶,盘旋,飘摇……落于掌心,带着冷冷的笑意,让我难再保持平静。有人说,不要因为一片树叶的飘落而荒芜了整个秋天。但此刻,我却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叶落了,那里的人是否安好?那里的枣儿是否依然红艳?

晨雾弥漫,让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神秘。依旧是那条小路,车子经过一路的颠簸驶入了辛章村,好像根本没有什么前奏序曲,梦一般的小村便映入眼帘。打开车窗,清晨的空气中飘散着熟悉的泥土的清香。儿时同爷爷奶奶一起走过的这条小路,一同去看戏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满满的,甜蜜的,童年的快乐回忆就这样扑面而来——爷爷背着我,慢慢地走向看戏的会场,我和玩伴们在会场上嬉戏着,玩闹着,玩累了,就靠着爷爷温暖的臂膀,沉沉睡去。

回忆中,来到了爷爷家的门前,一下车,便见到那棵熟悉的枣树,它仍像从前一样,宛如一位苍颜老者,伫立在门前。粗糙的树干,粗壮而挺拔,多年的风吹雨打,让岁月在树干上烙下了深深的痕迹。树干向上分出许多细小的枝条,枝条上挂着饱满欲坠的红枣,秋风吹过,几片黄叶盘旋、飘落……在这久违的故乡,在这棵古老的枣树旁,我儿时的记忆开始决口……

四岁?五岁?已经记不大确切,只记得,我与儿时的玩伴们,在枣树下追逐着;在枣树上攀爬着……耳畔回荡着无邪的响铃般的欢笑,还有家人焦灼的话语:“慢点……别爬得太高,小心摔下来……”

我们在树下的草丛里寻找小小的蘑菇、已经呆滞的昆虫,有时,也让正跟他的老友下棋的爷爷来帮我们。那时我们的玻璃瓶中总是满满地装着我们的好奇和顽劣。

离树不远处的木桩上,总是拴着一两头毛驴,我们总是乐此不疲地拿着玉米秆去“戏弄”它们,它们也从来不恼,只是安详地撕扯着玉米秆,来回嚼动着,于是我们也也情不自禁地学它们的样子,来回磨动着牙齿,耳畔又回荡起了响铃般的笑声……

想到这些,眼前原本十分熟悉的枣树竟然变得愈发亲近起来——故乡的玩伴早已各奔前程,那模仿的英雄,也早已忘记是谁;耳畔那亲切的话语如今也早被那萧瑟的秋风吹散,无影无踪,无处可寻;树下的那群老人,也不知身处何方;那拴驴的木桩上,只留下一道道被绳子磨过的深痕……只有这棵枣树,默然伫立,将故乡一年一年的变化,一点一点刻在自己的身上,诉说着时光的飞逝,岁月的变迁。

距离远了,时间久了,往事走了,一点一点,渐行渐远,记忆深处,却始终晃动着那棵枣树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