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翻出这张相片时,便会拭去上面点点的灰尘,对着灯光细细地欣赏。

我的目光总是驻足在第二排从左数第一个老师的身上,那个棕黄色直发,淡蓝色上衣,笑得最灿烂的那个。

我想我不必介绍她是谁,她就是那个我提过的最多的那个不教我,却胜似教我的老师,那个教一(3)班,但是又是大队辅导员的那个。我说几个特点就行了,一:喜欢黑色。二:走路很快。三:被称为甜甜老师。

提过很多次吧,我想大家一定对她有一定的印象吧,不过有没有也无所谓,反正我以后不会经常提起她了,提起她就会让我伤心。

六年过去了,她当了我六年的大队辅导员,六年!我很喜欢她,不,用“爱”字更恰当,我追寻她已经追寻了许久。

每每同学看见我和她在一起说笑的时候,等她走了以后,同学总会问我为什么她认识我。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每次同学这样问我,我就会反问:“那为什么她也认识盈盈涅?”可是常常那些人是不依不饶,又会问我为什么校长认识我。这种问题我都快要发疯了,怎么认识个人也不行哪!

我曾经提过“感情上的挫折”其实就是指她,在追寻她的路途中,很辛苦,为了追寻她,我也改变了许多,也有许多痛苦的经历,比如被秋菊骂了几次,比如被华华批评过,比如被她给批评了一通,比如冷落了别人,比如因此惹的扇子,比如被燕子告了一状,比如走路很慢的我跟她必须走的很快,比如她给我的压力太大……

在追寻的路途中,虽然有许多痛苦,有许多麻烦,有许多误解,但是也有许多甜美,许多快乐,我们曾经在蓝天下大笑,因为她说:“陈老师为你们考试很着急。”而我说:“哦,陈老师啊,就是我撒!”于是我们哈哈大笑,她还说:“你,美了你吧……”

有人曾经问我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值得了,为了一个人付出这么多,我大笑,告诉她很值得,只要是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就很值得。

别人总是搞不明白,我无论怎样说都说不清楚,我想,也许没有必要一定要弄清楚,这种事情,除了我以外,没有人会懂的,因为这里面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故事。

我爱过这么一个老师,而且爱的那么深那么深,我想,恐怕以后我再也没有精力这样去爱一个老师了,不过着=这已经足够了。

没有必要再去爱了,我以后也不会再这样去爱任何一个老师了,尽管生活道路很长,但是我相信,没有人能替代它她在我心中的位置。虽然苦,但是,爱过了,也许我觉得遗憾和愧疚,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没有理由后悔。

那一刻,我没哭

那一刻,我没哭那时很难过很难过,可是我却哭不出来,也许,心里并不想哭!--题记从小我就明白,自己是一个爱哭的女孩,有时候不是因为难过,也不是因为开心,但眼泪还是默默地自由落体,我在想,是不是我眼中的泪太多,还是眼皮太浅,为什么眼泪是这样的不听话呢?如果我流泪了,我就用纸巾慢慢擦拭,因为我明白,我控制不住它。直到那一天,我才发现,我可以控制眼泪。那一天的天气特别的温暖,我迈着兴奋的步伐进入校园,因为今天是报名的日子,这意味着我又可以天天和那几个可爱的女孩一起学习一起玩了,我笑了笑,抬头看到了这次分班的名单,笑容就立刻凝固在脸上。我清清楚楚的看到我的名字已经从原来班级名单里转到了一个新的班级名单里,她们的名字还老老实实的待在原来的地方,这,宣告着,以后我和她们不是同一个班级的同学了,我被分去了2班,那个别人口中的重点班。身边的同学和我说了好多好多话,都是一些所谓的羡慕与祝福,那些话听在耳里,疼在心里,每一句话都证明:我不再是她们的同班同学,抬头的瞬间,我看到了她们的微笑,我有些留恋,以后,这一抹微笑,我还能天天看到么????离开了她们的我,是否还能像以前那样开心?我转身走进太阳底下,阳光晒着我有些疼,看着地上的影子越变越大,直至掩过太阳的光芒,我的世界,瞬间黑暗。“别哭呀,不能哭,这是很好的开始哦!”心里突然响起这句话,我吓了一跳,开始?这是开始么?对呀!这是开始,我和她们的故事,刚刚开始,以后我们一定还会有交集,这次的分别,是打响下一次相聚的前奏,我要努力学习,在这个新的班级里好好锻炼自己,下一次,还她们一个全新的自己。阳光刺破黑暗穿入我的瞳孔,黑暗的世界已被点亮,我的希望之火,已经燃烧。用手抚摸眼角,是干的。呐!我竟没有哭。我控制住了那肆无忌惮的眼泪,那是否也意味,我的努力,也会取得成功吧!那一刻,我的确很难过,但我并没有哭,因为心里更多的是期待,期待下一次和她们的相聚!海南省那大3中初三《2》班

古人不远,我最喜爱的历史人物(徐明宇)

古人不远,我最喜爱的历史人物徐明雨古人离我们不远,我有一个最喜欢的历史人物,他是个很不有学问的发明家,他的名字叫邓稼先,他让人们从黑暗中站了起来,他是中华民族和武器事业的奠基人和开括者,张爱萍将军称他为“两弹”“元勋”,他是当之无愧的。邓稼先在1958年8月奉命带领十几个大学毕业生开始研究原子弹的理论他在28年间邓稼先站在中国元子武器设计制造和研究的第一线,把中华民族国防自卫武器引导到了世界先进水平,1964年10月16日中国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1967年6月17日中国爆炸了第一颗氢弹,这是一个多吗光荣事情啊,邓稼先为中国的武器设置制造了原子弹和氢弹,给中国带来了光荣,把中国在世界的地位提高了不少在1967年的往后的日子里,他继续他的工作,直到死他为中国武器也进行了完善的改装做出了许多,新的巨大贡献让人也惊叹不已,人民也都感到高兴。在这个伟大发明家的一生都不怎吗好,在1985年8月邓稼先做了第一次手术是切除直肠癌次年3月又做了一次手术,在1986年5月他又做了第3次手术,7月19日因全身大出血而逝世,有一些党员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正好准确的描述他的一生,邓稼先的精神对我有很大的启示,这种精神让我明白了什吗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意思为国家做一写好是直到死。这个伟大的历史人物,我要把他的这些做法和精神藏在我的心底,最后在激发出来。邓稼先在死之前为国家变得富了起来让人们从黑暗中哦派能够慢慢走向光明。让国家也慢慢的变成强者,在世界可以立足。这是千千万万人努力的结果。是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创造出来的伟大胜利。这种影响最深远的巨大转变。对这一转变作出巨大贡献的邓稼先是一位长期以来鲜为人知的科学家,也是人们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人,其实古人离我们不远,像邓稼先这样的可越加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历史人物,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位英雄。

我的脸上,有泪划过。

泪在脸上划过的那一瞬,我什么都明白了。

(1)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乖孩子。

因为,我在不该谈爱的年龄谈了爱。

可最后,那男,还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干净利索地给我甩了。

原因,不详。

当我痛苦了八天,好不容易从雨天转晴,挎着楦子的手在学校的大操场上招摇过世时,我看见那男挽着一女手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急中生智狠狠地踩了那女一脚。痛得她是哇哇直叫唤。

那男“你”字刚喊到一半回头看见却是我时,他灭火了。

安慰了那女几句,叫她先走了。

那男支开了楦子,插着个腰,脸憋得通红,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天就支支吾吾出一个“你”“你”“你”这三个字。

给我逗得站在那里强忍住不笑。

楦子溜达一圈都回来了,见我与那男半天没有支吾出来一句话,便招呼也没和他打,就把我给拽走了。

后来,我在楦子口中得知,那女是2年1班的,叫林可可。

气急之下,我竟口无摭拦地说出:“哼,小骚,敢和我抢张志明的人还没出世呢,你这是找死。”

楦子听见这话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陈小春唱的没错啊,爱情它不是病,爱上却要人命。”

(2)

当我拿着我与张志明的亲昵照片给林可可看时,看见她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在心里真的是笑翻了。

后来,我不断地去骚扰林可可的生活。

结果,有一天,张志明把我从班级里拽了出来。

我本认为他是回心转意,与林可可分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我好,如今是来请求我答应与他合了。

他却指着我,对我说:“艾卓文,失恋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失恋之后与旧情人的现任女友死缠烂打!以上是我对你的忠告,好自为之吧。”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丢脸的一次。

楦子说的对,他都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还梦想着什么回心转意,什么与林可可一战到底。想想,真的是有够愚蠢的,不光愚蠢还够恬不知耻的。

我放弃了继续骚扰林可可的生活,过着自己够娘们的日子。

可当楦子她弟亮子告诉我说他生日聚会上,张志明喝醉后趴在桌子上喊着全是艾卓文的时候,林可可指着他说:“你现在是我的人,却还念着那个女生的名字?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张志明用手成拳打在桌子上低喃着:我是被逼的。

亮子说,张志明不要你了是被逼的,是被林可可逼的。

我的心抽搐了。

傻瓜张志明,她到底用什么逼你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埋在心里不告诉我们呢?

(3)

当楦子听我讲完这些的时候,她愤怒了。

好个林小骚,敢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找死。

这让我们不得不从头认识林可可了。

林可可,16岁,降级生。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

......

当亮子像背天书一样,把它们全部都说出来的时候,尤其是听见亮子说:“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的时候,我故作呕吐状。

她叔是校长她就了不起了?普天之下,人人平等。

还有,她妈今年贵庚了?还当什么代言人?额咦,岂不成了一个老妖婆了么?还有,是哪家化妆品公司这么没眼力见啊?想破产啊。

当我说完这些的时候,楦子带头掌声一片。

既然,是林小骚逼的志明,那么我就绝对不能让他仍坐以待毙的了,我,要代替月亮消灭林小骚!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但又不能浴火重生的张志明同志。

我越说越来劲儿,把我下一步的伟大计划全都嘞嘞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在楦子和亮子的支持与鼓舞下,我相信艾氏卓文一定可以消灭林氏可可,抱得美男归。

哦耶!

楦子问我如何拯救张志明同志,当然是把他从林小骚手里追回来了。

(4)

当听见我说我要从林可可手里把张志明追回来的时候,楦子告诉我她差点没晕倒过去。

可除了这个办法,我脑袋一片空白。

我才不想像林小骚那样以小人之道从我手中夺走致命的手段拯救他呢。那样,我与她又有什么不同呢?

在楦子给我的“求男必杀技”的基础课程上,我又用上了自学成才而成的追男秘籍。两把扇子扇,小样,我就不信压不过你这个区区的一介小骚林可可?

我开始轰轰烈烈地追起张志明来。

早上,在他桌子上放着他最爱吃的早餐;中午滴里当啷地拎着他的饭盒就跑到食堂早早的找位置、打饭;偶尔阴个天下个雨,降个温刮点风,多带一把伞放在他的书包里,写个便利贴让他多穿点,注意身体;天气热了,去奶茶店买杯沙冰放在他的桌子上;每晚放学都会将工整的笔记递给他叫他好好复习功课,然后一溜烟儿的跑掉...

泪在脸上划过的那一瞬,我什么都明白了。

(1)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乖孩子。

因为,我在不该谈爱的年龄谈了爱。

可最后,那男,还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干净利索地给我甩了。

原因,不详。

当我痛苦了八天,好不容易从雨天转晴,挎着楦子的手在学校的大操场上招摇过世时,我看见那男挽着一女手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急中生智狠狠地踩了那女一脚。痛得她是哇哇直叫唤。

那男“你”字刚喊到一半回头看见却是我时,他灭火了。

安慰了那女几句,叫她先走了。

那男支开了楦子,插着个腰,脸憋得通红,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天就支支吾吾出一个“你”“你”“你”这三个字。

给我逗得站在那里强忍住不笑。

楦子溜达一圈都回来了,见我与那男半天没有支吾出来一句话,便招呼也没和他打,就把我给拽走了。

后来,我在楦子口中得知,那女是2年1班的,叫林可可。

气急之下,我竟口无摭拦地说出:“哼,小骚,敢和我抢张志明的人还没出世呢,你这是找死。”

楦子听见这话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陈小春唱的没错啊,爱情它不是病,爱上却要人命。”

(2)

当我拿着我与张志明的亲昵照片给林可可看时,看见她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在心里真的是笑翻了。

后来,我不断地去骚扰林可可的生活。

结果,有一天,张志明把我从班级里拽了出来。

我本认为他是回心转意,与林可可分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我好,如今是来请求我答应与他合了。

他却指着我,对我说:“艾卓文,失恋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失恋之后与旧情人的现任女友死缠烂打!以上是我对你的忠告,好自为之吧。”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丢脸的一次。

楦子说的对,他都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还梦想着什么回心转意,什么与林可可一战到底。想想,真的是有够愚蠢的,不光愚蠢还够恬不知耻的。

我放弃了继续骚扰林可可的生活,过着自己够娘们的日子。

可当楦子她弟亮子告诉我说他生日聚会上,张志明喝醉后趴在桌子上喊着全是艾卓文的时候,林可可指着他说:“你现在是我的人,却还念着那个女生的名字?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张志明用手成拳打在桌子上低喃着:我是被逼的。

亮子说,张志明不要你了是被逼的,是被林可可逼的。

我的心抽搐了。

傻瓜张志明,她到底用什么逼你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埋在心里不告诉我们呢?

(3)

当楦子听我讲完这些的时候,她愤怒了。

好个林小骚,敢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找死。

这让我们不得不从头认识林可可了。

林可可,16岁,降级生。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

......

当亮子像背天书一样,把它们全部都说出来的时候,尤其是听见亮子说:“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的时候,我故作呕吐状。

她叔是校长她就了不起了?普天之下,人人平等。

还有,她妈今年贵庚了?还当什么代言人?额咦,岂不成了一个老妖婆了么?还有,是哪家化妆品公司这么没眼力见啊?想破产啊。

当我说完这些的时候,楦子带头掌声一片。

既然,是林小骚逼的志明,那么我就绝对不能让他仍坐以待毙的了,我,要代替月亮消灭林小骚!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但又不能浴火重生的张志明同志。

我越说越来劲儿,把我下一步的伟大计划全都嘞嘞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在楦子和亮子的支持与鼓舞下,我相信艾氏卓文一定可以消灭林氏可可,抱得美男归。

哦耶!

楦子问我如何拯救张志明同志,当然是把他从林小骚手里追回来了。

(4)

当听见我说我要从林可可手里把张志明追回来的时候,楦子告诉我她差点没晕倒过去。

可除了这个办法,我脑袋一片空白。

我才不想像林小骚那样以小人之道从我手中夺走致命的手段拯救他呢。那样,我与她又有什么不同呢?

在楦子给我的“求男必杀技”的基础课程上,我又用上了自学成才而成的追男秘籍。两把扇子扇,小样,我就不信压不过你这个区区的一介小骚林可可?

我开始轰轰烈烈地追起张志明来。

早上,在他桌子上放着他最爱吃的早餐;中午滴里当啷地拎着他的饭盒就跑到食堂早早的找位置、打饭;偶尔阴个天下个雨,降个温刮点风,多带一把伞放在他的书包里,写个便利贴让他多穿点,注意身体;天气热了,去奶茶店买杯沙冰放在他的桌子上;每晚放学都会将工整的笔记递给他叫他好好复习功课,然后一溜烟儿的跑掉...

泪在脸上划过的那一瞬,我什么都明白了。

(1)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乖孩子。

因为,我在不该谈爱的年龄谈了爱。

可最后,那男,还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干净利索地给我甩了。

原因,不详。

当我痛苦了八天,好不容易从雨天转晴,挎着楦子的手在学校的大操场上招摇过世时,我看见那男挽着一女手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急中生智狠狠地踩了那女一脚。痛得她是哇哇直叫唤。

那男“你”字刚喊到一半回头看见却是我时,他灭火了。

安慰了那女几句,叫她先走了。

那男支开了楦子,插着个腰,脸憋得通红,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天就支支吾吾出一个“你”“你”“你”这三个字。

给我逗得站在那里强忍住不笑。

楦子溜达一圈都回来了,见我与那男半天没有支吾出来一句话,便招呼也没和他打,就把我给拽走了。

后来,我在楦子口中得知,那女是2年1班的,叫林可可。

气急之下,我竟口无摭拦地说出:“哼,小骚,敢和我抢张志明的人还没出世呢,你这是找死。”

楦子听见这话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陈小春唱的没错啊,爱情它不是病,爱上却要人命。”

(2)

当我拿着我与张志明的亲昵照片给林可可看时,看见她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在心里真的是笑翻了。

后来,我不断地去骚扰林可可的生活。

结果,有一天,张志明把我从班级里拽了出来。

我本认为他是回心转意,与林可可分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我好,如今是来请求我答应与他合了。

他却指着我,对我说:“艾卓文,失恋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失恋之后与旧情人的现任女友死缠烂打!以上是我对你的忠告,好自为之吧。”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丢脸的一次。

楦子说的对,他都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还梦想着什么回心转意,什么与林可可一战到底。想想,真的是有够愚蠢的,不光愚蠢还够恬不知耻的。

我放弃了继续骚扰林可可的生活,过着自己够娘们的日子。

可当楦子她弟亮子告诉我说他生日聚会上,张志明喝醉后趴在桌子上喊着全是艾卓文的时候,林可可指着他说:“你现在是我的人,却还念着那个女生的名字?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张志明用手成拳打在桌子上低喃着:我是被逼的。

亮子说,张志明不要你了是被逼的,是被林可可逼的。

我的心抽搐了。

傻瓜张志明,她到底用什么逼你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埋在心里不告诉我们呢?

(3)

当楦子听我讲完这些的时候,她愤怒了。

好个林小骚,敢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找死。

这让我们不得不从头认识林可可了。

林可可,16岁,降级生。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

......

当亮子像背天书一样,把它们全部都说出来的时候,尤其是听见亮子说:“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的时候,我故作呕吐状。

她叔是校长她就了不起了?普天之下,人人平等。

还有,她妈今年贵庚了?还当什么代言人?额咦,岂不成了一个老妖婆了么?还有,是哪家化妆品公司这么没眼力见啊?想破产啊。

当我说完这些的时候,楦子带头掌声一片。

既然,是林小骚逼的志明,那么我就绝对不能让他仍坐以待毙的了,我,要代替月亮消灭林小骚!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但又不能浴火重生的张志明同志。

我越说越来劲儿,把我下一步的伟大计划全都嘞嘞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在楦子和亮子的支持与鼓舞下,我相信艾氏卓文一定可以消灭林氏可可,抱得美男归。

哦耶!

楦子问我如何拯救张志明同志,当然是把他从林小骚手里追回来了。

(4)

当听见我说我要从林可可手里把张志明追回来的时候,楦子告诉我她差点没晕倒过去。

可除了这个办法,我脑袋一片空白。

我才不想像林小骚那样以小人之道从我手中夺走致命的手段拯救他呢。那样,我与她又有什么不同呢?

在楦子给我的“求男必杀技”的基础课程上,我又用上了自学成才而成的追男秘籍。两把扇子扇,小样,我就不信压不过你这个区区的一介小骚林可可?

我开始轰轰烈烈地追起张志明来。

早上,在他桌子上放着他最爱吃的早餐;中午滴里当啷地拎着他的饭盒就跑到食堂早早的找位置、打饭;偶尔阴个天下个雨,降个温刮点风,多带一把伞放在他的书包里,写个便利贴让他多穿点,注意身体;天气热了,去奶茶店买杯沙冰放在他的桌子上;每晚放学都会将工整的笔记递给他叫他好好复习功课,然后一溜烟儿的跑掉...

泪在脸上划过的那一瞬,我什么都明白了。

(1)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乖孩子。

因为,我在不该谈爱的年龄谈了爱。

可最后,那男,还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干净利索地给我甩了。

原因,不详。

当我痛苦了八天,好不容易从雨天转晴,挎着楦子的手在学校的大操场上招摇过世时,我看见那男挽着一女手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急中生智狠狠地踩了那女一脚。痛得她是哇哇直叫唤。

那男“你”字刚喊到一半回头看见却是我时,他灭火了。

安慰了那女几句,叫她先走了。

那男支开了楦子,插着个腰,脸憋得通红,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天就支支吾吾出一个“你”“你”“你”这三个字。

给我逗得站在那里强忍住不笑。

楦子溜达一圈都回来了,见我与那男半天没有支吾出来一句话,便招呼也没和他打,就把我给拽走了。

后来,我在楦子口中得知,那女是2年1班的,叫林可可。

气急之下,我竟口无摭拦地说出:“哼,小骚,敢和我抢张志明的人还没出世呢,你这是找死。”

楦子听见这话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陈小春唱的没错啊,爱情它不是病,爱上却要人命。”

(2)

当我拿着我与张志明的亲昵照片给林可可看时,看见她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在心里真的是笑翻了。

后来,我不断地去骚扰林可可的生活。

结果,有一天,张志明把我从班级里拽了出来。

我本认为他是回心转意,与林可可分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我好,如今是来请求我答应与他合了。

他却指着我,对我说:“艾卓文,失恋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失恋之后与旧情人的现任女友死缠烂打!以上是我对你的忠告,好自为之吧。”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丢脸的一次。

楦子说的对,他都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还梦想着什么回心转意,什么与林可可一战到底。想想,真的是有够愚蠢的,不光愚蠢还够恬不知耻的。

我放弃了继续骚扰林可可的生活,过着自己够娘们的日子。

可当楦子她弟亮子告诉我说他生日聚会上,张志明喝醉后趴在桌子上喊着全是艾卓文的时候,林可可指着他说:“你现在是我的人,却还念着那个女生的名字?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张志明用手成拳打在桌子上低喃着:我是被逼的。

亮子说,张志明不要你了是被逼的,是被林可可逼的。

我的心抽搐了。

傻瓜张志明,她到底用什么逼你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埋在心里不告诉我们呢?

(3)

当楦子听我讲完这些的时候,她愤怒了。

好个林小骚,敢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找死。

这让我们不得不从头认识林可可了。

林可可,16岁,降级生。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

......

当亮子像背天书一样,把它们全部都说出来的时候,尤其是听见亮子说:“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的时候,我故作呕吐状。

她叔是校长她就了不起了?普天之下,人人平等。

还有,她妈今年贵庚了?还当什么代言人?额咦,岂不成了一个老妖婆了么?还有,是哪家化妆品公司这么没眼力见啊?想破产啊。

当我说完这些的时候,楦子带头掌声一片。

既然,是林小骚逼的志明,那么我就绝对不能让他仍坐以待毙的了,我,要代替月亮消灭林小骚!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但又不能浴火重生的张志明同志。

我越说越来劲儿,把我下一步的伟大计划全都嘞嘞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在楦子和亮子的支持与鼓舞下,我相信艾氏卓文一定可以消灭林氏可可,抱得美男归。

哦耶!

楦子问我如何拯救张志明同志,当然是把他从林小骚手里追回来了。

(4)

当听见我说我要从林可可手里把张志明追回来的时候,楦子告诉我她差点没晕倒过去。

可除了这个办法,我脑袋一片空白。

我才不想像林小骚那样以小人之道从我手中夺走致命的手段拯救他呢。那样,我与她又有什么不同呢?

在楦子给我的“求男必杀技”的基础课程上,我又用上了自学成才而成的追男秘籍。两把扇子扇,小样,我就不信压不过你这个区区的一介小骚林可可?

我开始轰轰烈烈地追起张志明来。

早上,在他桌子上放着他最爱吃的早餐;中午滴里当啷地拎着他的饭盒就跑到食堂早早的找位置、打饭;偶尔阴个天下个雨,降个温刮点风,多带一把伞放在他的书包里,写个便利贴让他多穿点,注意身体;天气热了,去奶茶店买杯沙冰放在他的桌子上;每晚放学都会将工整的笔记递给他叫他好好复习功课,然后一溜烟儿的跑掉...

泪在脸上划过的那一瞬,我什么都明白了。

(1)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乖孩子。

因为,我在不该谈爱的年龄谈了爱。

可最后,那男,还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干净利索地给我甩了。

原因,不详。

当我痛苦了八天,好不容易从雨天转晴,挎着楦子的手在学校的大操场上招摇过世时,我看见那男挽着一女手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急中生智狠狠地踩了那女一脚。痛得她是哇哇直叫唤。

那男“你”字刚喊到一半回头看见却是我时,他灭火了。

安慰了那女几句,叫她先走了。

那男支开了楦子,插着个腰,脸憋得通红,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天就支支吾吾出一个“你”“你”“你”这三个字。

给我逗得站在那里强忍住不笑。

楦子溜达一圈都回来了,见我与那男半天没有支吾出来一句话,便招呼也没和他打,就把我给拽走了。

后来,我在楦子口中得知,那女是2年1班的,叫林可可。

气急之下,我竟口无摭拦地说出:“哼,小骚,敢和我抢张志明的人还没出世呢,你这是找死。”

楦子听见这话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陈小春唱的没错啊,爱情它不是病,爱上却要人命。”

(2)

当我拿着我与张志明的亲昵照片给林可可看时,看见她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在心里真的是笑翻了。

后来,我不断地去骚扰林可可的生活。

结果,有一天,张志明把我从班级里拽了出来。

我本认为他是回心转意,与林可可分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我好,如今是来请求我答应与他合了。

他却指着我,对我说:“艾卓文,失恋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失恋之后与旧情人的现任女友死缠烂打!以上是我对你的忠告,好自为之吧。”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丢脸的一次。

楦子说的对,他都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还梦想着什么回心转意,什么与林可可一战到底。想想,真的是有够愚蠢的,不光愚蠢还够恬不知耻的。

我放弃了继续骚扰林可可的生活,过着自己够娘们的日子。

可当楦子她弟亮子告诉我说他生日聚会上,张志明喝醉后趴在桌子上喊着全是艾卓文的时候,林可可指着他说:“你现在是我的人,却还念着那个女生的名字?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张志明用手成拳打在桌子上低喃着:我是被逼的。

亮子说,张志明不要你了是被逼的,是被林可可逼的。

我的心抽搐了。

傻瓜张志明,她到底用什么逼你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埋在心里不告诉我们呢?

(3)

当楦子听我讲完这些的时候,她愤怒了。

好个林小骚,敢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找死。

这让我们不得不从头认识林可可了。

林可可,16岁,降级生。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

......

当亮子像背天书一样,把它们全部都说出来的时候,尤其是听见亮子说:“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的时候,我故作呕吐状。

她叔是校长她就了不起了?普天之下,人人平等。

还有,她妈今年贵庚了?还当什么代言人?额咦,岂不成了一个老妖婆了么?还有,是哪家化妆品公司这么没眼力见啊?想破产啊。

当我说完这些的时候,楦子带头掌声一片。

既然,是林小骚逼的志明,那么我就绝对不能让他仍坐以待毙的了,我,要代替月亮消灭林小骚!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但又不能浴火重生的张志明同志。

我越说越来劲儿,把我下一步的伟大计划全都嘞嘞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在楦子和亮子的支持与鼓舞下,我相信艾氏卓文一定可以消灭林氏可可,抱得美男归。

哦耶!

楦子问我如何拯救张志明同志,当然是把他从林小骚手里追回来了。

(4)

当听见我说我要从林可可手里把张志明追回来的时候,楦子告诉我她差点没晕倒过去。

可除了这个办法,我脑袋一片空白。

我才不想像林小骚那样以小人之道从我手中夺走致命的手段拯救他呢。那样,我与她又有什么不同呢?

在楦子给我的“求男必杀技”的基础课程上,我又用上了自学成才而成的追男秘籍。两把扇子扇,小样,我就不信压不过你这个区区的一介小骚林可可?

我开始轰轰烈烈地追起张志明来。

早上,在他桌子上放着他最爱吃的早餐;中午滴里当啷地拎着他的饭盒就跑到食堂早早的找位置、打饭;偶尔阴个天下个雨,降个温刮点风,多带一把伞放在他的书包里,写个便利贴让他多穿点,注意身体;天气热了,去奶茶店买杯沙冰放在他的桌子上;每晚放学都会将工整的笔记递给他叫他好好复习功课,然后一溜烟儿的跑掉...

泪在脸上划过的那一瞬,我什么都明白了。

(1)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乖孩子。

因为,我在不该谈爱的年龄谈了爱。

可最后,那男,还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干净利索地给我甩了。

原因,不详。

当我痛苦了八天,好不容易从雨天转晴,挎着楦子的手在学校的大操场上招摇过世时,我看见那男挽着一女手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急中生智狠狠地踩了那女一脚。痛得她是哇哇直叫唤。

那男“你”字刚喊到一半回头看见却是我时,他灭火了。

安慰了那女几句,叫她先走了。

那男支开了楦子,插着个腰,脸憋得通红,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天就支支吾吾出一个“你”“你”“你”这三个字。

给我逗得站在那里强忍住不笑。

楦子溜达一圈都回来了,见我与那男半天没有支吾出来一句话,便招呼也没和他打,就把我给拽走了。

后来,我在楦子口中得知,那女是2年1班的,叫林可可。

气急之下,我竟口无摭拦地说出:“哼,小骚,敢和我抢张志明的人还没出世呢,你这是找死。”

楦子听见这话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陈小春唱的没错啊,爱情它不是病,爱上却要人命。”

(2)

当我拿着我与张志明的亲昵照片给林可可看时,看见她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在心里真的是笑翻了。

后来,我不断地去骚扰林可可的生活。

结果,有一天,张志明把我从班级里拽了出来。

我本认为他是回心转意,与林可可分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我好,如今是来请求我答应与他合了。

他却指着我,对我说:“艾卓文,失恋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失恋之后与旧情人的现任女友死缠烂打!以上是我对你的忠告,好自为之吧。”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丢脸的一次。

楦子说的对,他都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还梦想着什么回心转意,什么与林可可一战到底。想想,真的是有够愚蠢的,不光愚蠢还够恬不知耻的。

我放弃了继续骚扰林可可的生活,过着自己够娘们的日子。

可当楦子她弟亮子告诉我说他生日聚会上,张志明喝醉后趴在桌子上喊着全是艾卓文的时候,林可可指着他说:“你现在是我的人,却还念着那个女生的名字?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张志明用手成拳打在桌子上低喃着:我是被逼的。

亮子说,张志明不要你了是被逼的,是被林可可逼的。

我的心抽搐了。

傻瓜张志明,她到底用什么逼你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埋在心里不告诉我们呢?

(3)

当楦子听我讲完这些的时候,她愤怒了。

好个林小骚,敢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找死。

这让我们不得不从头认识林可可了。

林可可,16岁,降级生。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

......

当亮子像背天书一样,把它们全部都说出来的时候,尤其是听见亮子说:“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的时候,我故作呕吐状。

她叔是校长她就了不起了?普天之下,人人平等。

还有,她妈今年贵庚了?还当什么代言人?额咦,岂不成了一个老妖婆了么?还有,是哪家化妆品公司这么没眼力见啊?想破产啊。

当我说完这些的时候,楦子带头掌声一片。

既然,是林小骚逼的志明,那么我就绝对不能让他仍坐以待毙的了,我,要代替月亮消灭林小骚!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但又不能浴火重生的张志明同志。

我越说越来劲儿,把我下一步的伟大计划全都嘞嘞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在楦子和亮子的支持与鼓舞下,我相信艾氏卓文一定可以消灭林氏可可,抱得美男归。

哦耶!

楦子问我如何拯救张志明同志,当然是把他从林小骚手里追回来了。

(4)

当听见我说我要从林可可手里把张志明追回来的时候,楦子告诉我她差点没晕倒过去。

可除了这个办法,我脑袋一片空白。

我才不想像林小骚那样以小人之道从我手中夺走致命的手段拯救他呢。那样,我与她又有什么不同呢?

在楦子给我的“求男必杀技”的基础课程上,我又用上了自学成才而成的追男秘籍。两把扇子扇,小样,我就不信压不过你这个区区的一介小骚林可可?

我开始轰轰烈烈地追起张志明来。

早上,在他桌子上放着他最爱吃的早餐;中午滴里当啷地拎着他的饭盒就跑到食堂早早的找位置、打饭;偶尔阴个天下个雨,降个温刮点风,多带一把伞放在他的书包里,写个便利贴让他多穿点,注意身体;天气热了,去奶茶店买杯沙冰放在他的桌子上;每晚放学都会将工整的笔记递给他叫他好好复习功课,然后一溜烟儿的跑掉...

泪在脸上划过的那一瞬,我什么都明白了。

(1)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乖孩子。

因为,我在不该谈爱的年龄谈了爱。

可最后,那男,还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干净利索地给我甩了。

原因,不详。

当我痛苦了八天,好不容易从雨天转晴,挎着楦子的手在学校的大操场上招摇过世时,我看见那男挽着一女手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急中生智狠狠地踩了那女一脚。痛得她是哇哇直叫唤。

那男“你”字刚喊到一半回头看见却是我时,他灭火了。

安慰了那女几句,叫她先走了。

那男支开了楦子,插着个腰,脸憋得通红,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天就支支吾吾出一个“你”“你”“你”这三个字。

给我逗得站在那里强忍住不笑。

楦子溜达一圈都回来了,见我与那男半天没有支吾出来一句话,便招呼也没和他打,就把我给拽走了。

后来,我在楦子口中得知,那女是2年1班的,叫林可可。

气急之下,我竟口无摭拦地说出:“哼,小骚,敢和我抢张志明的人还没出世呢,你这是找死。”

楦子听见这话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陈小春唱的没错啊,爱情它不是病,爱上却要人命。”

(2)

当我拿着我与张志明的亲昵照片给林可可看时,看见她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在心里真的是笑翻了。

后来,我不断地去骚扰林可可的生活。

结果,有一天,张志明把我从班级里拽了出来。

我本认为他是回心转意,与林可可分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我好,如今是来请求我答应与他合了。

他却指着我,对我说:“艾卓文,失恋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失恋之后与旧情人的现任女友死缠烂打!以上是我对你的忠告,好自为之吧。”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丢脸的一次。

楦子说的对,他都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还梦想着什么回心转意,什么与林可可一战到底。想想,真的是有够愚蠢的,不光愚蠢还够恬不知耻的。

我放弃了继续骚扰林可可的生活,过着自己够娘们的日子。

可当楦子她弟亮子告诉我说他生日聚会上,张志明喝醉后趴在桌子上喊着全是艾卓文的时候,林可可指着他说:“你现在是我的人,却还念着那个女生的名字?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张志明用手成拳打在桌子上低喃着:我是被逼的。

亮子说,张志明不要你了是被逼的,是被林可可逼的。

我的心抽搐了。

傻瓜张志明,她到底用什么逼你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埋在心里不告诉我们呢?

(3)

当楦子听我讲完这些的时候,她愤怒了。

好个林小骚,敢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找死。

这让我们不得不从头认识林可可了。

林可可,16岁,降级生。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

......

当亮子像背天书一样,把它们全部都说出来的时候,尤其是听见亮子说:“她爸是咱们学校校长的哥哥,也是就学校校长是她老叔,她妈是某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的时候,我故作呕吐状。

她叔是校长她就了不起了?普天之下,人人平等。

还有,她妈今年贵庚了?还当什么代言人?额咦,岂不成了一个老妖婆了么?还有,是哪家化妆品公司这么没眼力见啊?想破产啊。

当我说完这些的时候,楦子带头掌声一片。

既然,是林小骚逼的志明,那么我就绝对不能让他仍坐以待毙的了,我,要代替月亮消灭林小骚!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但又不能浴火重生的张志明同志。

我越说越来劲儿,把我下一步的伟大计划全都嘞嘞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在楦子和亮子的支持与鼓舞下,我相信艾氏卓文一定可以消灭林氏可可,抱得美男归。

哦耶!

楦子问我如何拯救张志明同志,当然是把他从林小骚手里追回来了。

(4)

当听见我说我要从林可可手里把张志明追回来的时候,楦子告诉我她差点没晕倒过去。

可除了这个办法,我脑袋一片空白。

我才不想像林小骚那样以小人之道从我手中夺走致命的手段拯救他呢。那样,我与她又有什么不同呢?

在楦子给我的“求男必杀技”的基础课程上,我又用上了自学成才而成的追男秘籍。两把扇子扇,小样,我就不信压不过你这个区区的一介小骚林可可?

我开始轰轰烈烈地追起张志明来。

早上,在他桌子上放着他最爱吃的早餐;中午滴里当啷地拎着他的饭盒就跑到食堂早早的找位置、打饭;偶尔阴个天下个雨,降个温刮点风,多带一把伞放在他的书包里,写个便利贴让他多穿点,注意身体;天气热了,去奶茶店买杯沙冰放在他的桌子上;每晚放学都会将工整的笔记递给他叫他好好复习功课,然后一溜烟儿的跑掉...

成长,我究竟懂了多少

虽然我依然向往公主与王子的故事,却发现恋情不一定美满;虽然随着我们日益长大,能与母亲谈论的话题越来越少,却懂得了母亲的伟大……

――题记

9月份,我就会跨入11岁光辉的殿堂……

10年前,虽不知道为什么把嘴巴涂得又红又亮就很PL,却总偷偷地把妈妈的指甲油口红胡乱往脸上抹,听见大人讽刺的嘲笑,当作赞美的表扬;

10年后,却再没有心思去涂涂抹抹,似乎喜欢素面朝天,主张清纯亮丽小MM……

10年前,喜欢缠着妈妈这个那个的要,似乎怎么买都买不够;

10年后,喜欢打个电话约同学出来,12条街365个店逛个遍,看中的拿出钱包潇洒的扔下几张钱。有时也请好友点,显得自己多够哥们大方……

10年前,喜欢超短裙长裙连衣裙……

10年后,牛仔裤长裤短裤,破破烂烂才叫“酷”!觉得裙子松松垮垮不舒服,偶尔指定场合穿穿裙子,也要穿复古式的波希米亚裙……

10年前,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像个淑女,压抑住内心的激情安静地坐在一旁……

10年后,喜欢叛逆,主张“酷行天下”,把自己打扮得很辣。

10岁前,把老师的话当作圣旨不敢抗旨。

10岁后,虽学习不错却再也没有正眼看过老师。

10年前,……

10年后,……

时间流逝,我回忆过去,突然觉得很可笑。那幼稚的语言,滑稽的举动,像个小丑一样任人欣赏。

时间流逝,我向往未来,觉得未来十分遥远,又十分美好。发达的高科技,先进的机器等让地球变美好。

我要长大,飞翔在幻想天空:

飞在20年后的世界……

马路上所有的人们都把自己的热情隐藏起来,用冷冷的一张面孔对待别人。说话不带任何感情,眼睛里没有任何光彩。说话像毒蝎,让人感到冷、恐惧。这就是当今的酷、帅吗?长大后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尽管如此,但我还是渴望长大,觉得自己长得这么慢。虽努力做到成熟,但大人的见面话就是说:“这孩子越长越高,越长越漂亮啦!”听到这些我当然很高兴,可前面那3个字又激怒了我。

不知道某某人说过: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我不明白越大除了脸上的“青春美丽疙瘩豆”和越来越清秀的轮廓,究竟还有什么变得好看。

现在流行离家出走,和爸妈吵架留下一句:我再也不回来了!抓着衣服把门踹开大摇大摆的离去,那叫一个酷!看到爸妈满街追找的样子。脸上露出与年龄不符的冷笑。

这真的是长大的感觉么?难道长大就只是追求叛逆、酷??长大就是要和父母吵架拌嘴?我不知道,老师,你能告诉我么??

―――――――――――――――――――――――――――――――――――

呼~终于写完了哦!编导大人不要那么冷酷哦!!要对的起偶这么这么辛苦呦!

等待,残阳何时再现

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有一个女孩,埋在我的骨子里好久了,如果忘了,请撒旦带走我。

————题记

我是要离开了,我想。我该去和她道别,认识了3年,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叫我偶像,我只好叫她“迷”。这似乎是个故事,我真的不忍回忆。

高考完了,我去找她,她说:“考完了?今晚有什么节目吗?”我说,我带你去吃东西。她于是很开心的样子。和她在一起的,她总很小心的不和我提关于学习的事情,她知道我玩的时间里不会考虑学习,也不愿想着学习的事情。而她,其实早已经不读书了。她关心我,关心我的生活,我的学习,我的情感,却从不敢对我说,只是偶尔劝劝我。

我高考完了,也就以为着我会离开这座城市,离开她。其实我不想,可是,家人全部的梦都压在我的身上,压了我12年了。我想逃离这里,这座有他们在的城市,有他们的天空。她问我,高中3年,你离开了,会带走什么?又会留下什么?我想了想,说,我除了足迹,什么也留不下;除了回忆,什么都带不走。她低了头,没说话。她一直很开朗,我们是在朋友的PATY上认识的,那时候的她一头短卷的烫发,染的血红(我后来的天空,夕阳都是这个颜色)。

他们把我推到她面前,说,这是我们班的好学生,你看看他这样子还有救么?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对她笑了。她推开众人,很不耐烦的样子,她说,你们说给我找的帅哥,就是他这傻样?又转过来说,不过还真有点好看,比如他的睫毛。我哭笑不得。

后来,周末她会来找我,一直过了3年,而我们不是情侣。她找我去喝酒,也给我烟抽,她坏坏地说要带坏我。

她很低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要离开。我安慰她,我走了还会回来的,你等我。她笑笑,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看到她的嘴角闪过一丝苦涩,没忍心再说什么。她说,喝酒。我在想着事情,她的手在空中停了许久,最终自己把酒喝了,还摔了杯子。

她喝醉了,说她不想回家,我只好带着她到旅馆开了间房。我坐在床头抽着烟,趴在那睡,突然又起来,把衣服都脱了,我惊了,叫她穿好。她说,来吧,过了今晚,我去做鸡。我下傻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单我明白她说到做的到。我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没回答,却说,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要让你永远记着我。我回头,看着她,她的身体,完美的像维纳斯,也许应该说她就是维纳斯。

我逃离了,狼狈的逃了。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还是没有去看她,我怕,怕面对她,也怕她面对我。离开了,很安静地离开。

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最不习惯的,还是这里的气候。我是南方的,而我偏偏要跑了北方。我一不读书来让家人妥协,他们其实是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

我记得我们的地方有一首歌,叫孤独,我和哥们送朋友踏上广东的火车是唱过:那天你决定朝南而去,我说我只能朝北而行,你渡过那条潺潺小河越过那座山......我北上,是为了逃,也是为了追,追梦。我的梦是在漫天飘雪里的。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回到了那座城市,那个有家人的城市,也是有她的城市。我以为,流浪了4年能让我至少有所淡忘,可是,回到了这里,我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去找她。

我找到了她的家,她的家人先是很惊讶,然后很气愤,至于把我赶了出来。从她邻居口里得知,她,去做鸡了......我不敢相信,也真的没相信...我找遍了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最后在一家KTV找到她,我拉她走,旁边有两个男的过来拦,她说,放开,你是谁啊?我没说话,也没理拦着的那两个人渣,一直拉着她离开了那里。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问,歇斯底里。她淡淡地,很淡地说,你是我什么人?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留在我身边么?我无语,当时要是我没离开这里,会是这样的结果么?我楞了,她走了,我没拦。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为以前后悔,也为那天没拦下她后悔。

我再去找她时,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红灯区一个她曾经呆过的地方,遇到一个很不屑她的“同行”,那人很轻蔑地对我说,你找的那个人啊?真是的,说着什么不卖身,却来红灯区混,我看你还是找我吧,你那么帅,可以打折的哦。我不耐烦,掏了10块钱给她,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没时间和你罗嗦。”她把钱收得紧

哎呀呀,我赚了

哎呀呀,我赚了

今天,妈妈交给我了一个艰巨的任务。让我把暂时不用的钱存入银行,这样,既能使我不乱花钱,又能让我拿到更多的钱。我很是疑惑,为什么我把钱存入银行,还会得到更多的钱呢?那银行不就赔了吗?妈妈说:“你把钱存到银行,国家可以把这部分暂时不用的钱通过多种方式投入到现代建设中去,这样可以支援国家建设,对国家有利,同时也可以使个人用钱更加安全和有计划,也可增加一些收入哦”。我似乎听明白了,这就是利国利民呀! 我来到银行,大堂经理先让我取个号。我摁了一下“个人业务”,108号的小纸条就出来了。上面写着:前面有11人,请耐心等待。我坐在银行的长椅上等待叫号机叫我。这时的我闲的真是无聊,心想:“要知道这么多人,忘了拿本书看了。哎,失误呀!”正在郁闷之时,液晶屏幕上很多小数引起了我的注意。咦?这就是是存款利率呀!上面写着:存三个月的利率是3.1%;存半年的利率是3.25%;存一年的利率是3.5%。我用哪一种存款方式获得的利息最多,会多多少元呢?答案肯定是存一年的比较划算,我心想。我到柜前拿了纸和笔,想算一下我这3000元钱能得多少的利息。可是,我怎么也算不出来。“请108号到3号柜台办理业务”。随着叫号机的标准语音我跑到3号柜台前,伸手把3000元递给了阿姨。阿姨,我要存3000块钱,存一年。“好的”,阿姨用点钞机数了数钱,正好3000。她熟练地敲打着键盘,笑眯眯地递给我一张储存凭条,说:“来,核对一下签个字。”我核对了一下,存进去的是3000元,一年后的今天来取,利息加本金是3105元。 阿姨,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当然可以”阿姨爽快地回答。3.5%×3000等于……等于多少啊?我说。阿姨说:“小朋友,还没有学到百分数吧?那你可以这样算:3.5×0.01×3000,那等于多少?我爽快地回答说:“105!”对!明年你取出来的就是3105元!阿姨笑着说。哎呀呀,我赚了!

哎呀呀,我赚了

今天,妈妈交给我了一个艰巨的任务。让我把暂时不用的钱存入银行,这样,既能使我不乱花钱,又能让我拿到更多的钱。

我很是疑惑,为什么我把钱存入银行,还会得到更多的钱呢?那银行不就赔了吗?妈妈说:“你把钱存到银行,国家可以把这部分暂时不用的钱通过多种方式投入到现代建设中去,这样可以支援国家建设,对国家有利,同时也可以使个人用钱更加安全和有计划,也可增加一些收入哦”。我似乎听明白了,这就是利国利民呀!

我来到银行,大堂经理先让我取个号。我摁了一下“个人业务”,108号的小纸条就出来了。上面写着:前面有11人,请耐心等待。我坐在银行的长椅上等待叫号机叫我。这时的我闲的真是无聊,心想:“要知道这么多人,忘了拿本书看了。哎,失误呀!”正在郁闷之时,液晶屏幕上很多小数引起了我的注意。

咦?这就是是存款利率呀!上面写着:存三个月的利率是3.1%;存半年的利率是3.25%;存一年的利率是3.5%。我用哪一种存款方式获得的利息最多,会多多少元呢?

答案肯定是存一年的比较划算,我心想。

我到柜前拿了纸和笔,想算一下我这3000元钱能得多少的利息。可是,我怎么也算不出来。

“请108号到3号柜台办理业务”。随着叫号机的标准语音我跑到3号柜台前,伸手把3000元递给了阿姨。

阿姨,我要存3000块钱,存一年。

“好的”,阿姨用点钞机数了数钱,正好3000。她熟练地敲打着键盘,笑眯眯地递给我一张储存凭条,说:“来,核对一下签个字。”我核对了一下,存进去的是3000元,一年后的今天来取,利息加本金是3105元。

阿姨,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当然可以”阿姨爽快地回答。

3.5%×3000等于……等于多少啊?我说。

阿姨说:“小朋友,还没有学到百分数吧?那你可以这样算:3.5×0.01×3000,那等于多少?我爽快地回答说:“105!”对!明年你取出来的就是3105元!阿姨笑着说。

哎呀呀,我赚了!

爱过了,我不后悔

每次翻出这张相片时,便会拭去上面点点的灰尘,对着灯光细细地欣赏。

我的目光总是驻足在第二排从左数第一个老师的身上,那个棕黄色直发,淡蓝色上衣,笑得最灿烂的那个。

我想我不必介绍她是谁,她就是那个我提过的最多的那个不教我,却胜似教我的老师,那个教一(3)班,但是又是大队辅导员的那个。我说几个特点就行了,一:喜欢黑色。二:走路很快。三:被称为甜甜老师。

提过很多次吧,我想大家一定对她有一定的印象吧,不过有没有也无所谓,反正我以后不会经常提起她了,提起她就会让我伤心。

六年过去了,她当了我六年的大队辅导员,六年!我很喜欢她,不,用“爱”字更恰当,我追寻她已经追寻了许久。

每每同学看见我和她在一起说笑的时候,等她走了以后,同学总会问我为什么她认识我。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每次同学这样问我,我就会反问:“那为什么她也认识盈盈涅?”可是常常那些人是不依不饶,又会问我为什么校长认识我。这种问题我都快要发疯了,怎么认识个人也不行哪!

我曾经提过“感情上的挫折”其实就是指她,在追寻她的路途中,很辛苦,为了追寻她,我也改变了许多,也有许多痛苦的经历,比如被秋菊骂了几次,比如被华华批评过,比如被她给批评了一通,比如冷落了别人,比如因此惹的扇子,比如被燕子告了一状,比如走路很慢的我跟她必须走的很快,比如她给我的压力太大……

在追寻的路途中,虽然有许多痛苦,有许多麻烦,有许多误解,但是也有许多甜美,许多快乐,我们曾经在蓝天下大笑,因为她说:“陈老师为你们考试很着急。”而我说:“哦,陈老师啊,就是我撒!”于是我们哈哈大笑,她还说:“你,美了你吧……”

有人曾经问我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值得了,为了一个人付出这么多,我大笑,告诉她很值得,只要是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就很值得。

别人总是搞不明白,我无论怎样说都说不清楚,我想,也许没有必要一定要弄清楚,这种事情,除了我以外,没有人会懂的,因为这里面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故事。

我爱过这么一个老师,而且爱的那么深那么深,我想,恐怕以后我再也没有精力这样去爱一个老师了,不过着=这已经足够了。

没有必要再去爱了,我以后也不会再这样去爱任何一个老师了,尽管生活道路很长,但是我相信,没有人能替代它她在我心中的位置。虽然苦,但是,爱过了,也许我觉得遗憾和愧疚,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没有理由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