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很关爱我,从幼儿园开始,每当我放学的时候爷爷都会推着那辆老式凤凰自行车来接我。每次看见爷爷我都会高兴地大声叫唤,使劲蹦!爷爷每次见到我也是一脸慈笑,从那干瘦而下垂的喉咙中传出一种悦耳的轻笑。他先把我抱上车,然后推着我,问问我今天在园中有什么好玩的事。就这样日复一日,十年如一日。每次我都是伴随着爷爷的慈笑和那辆自行车的吱吱声回到爷爷家。 如今爷爷早已不再接送我,我也很少再和爷爷相处。因此,爷爷对我的关爱似乎淡了许多。即使偶尔去爷爷家看望一下他和奶奶。爷爷也是轻轻笑一笑然后说声——“来了?”似乎回答得很应付。爷爷对我关爱少了。 去年夏天,我参加了羽毛球队,每个周末要去练球。爷爷正好也要在外摆表摊。(爷爷是修表手艺人)所以爷爷每天早上就要用饭盒准备好午饭,他也顺便给我带一份。 爷爷用的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那种铁饭盒,两个饭盒一模一样,我和爷爷一人一个。每当我练完球刚打开饭盒就传出一股红烧牛肉的味道,逐渐把盖子打开又会传来一股米饭的清香。当完全把盖子全打开后会看到:雪白的米饭上浇了一层牛肉汁,牛肉汁上又是一片红烧牛肉;牛肉上撒了一些辣椒面和花椒面;最后在最上面盖一层紫菜,厚厚的紫菜;在饭的旁边的一个夹层里又是一碗紫菜蛋花汤。牛肉盖饭、紫菜蛋花汤,都是我爱的。吃一口牛肉,整块牛肉在嘴中散发出热量,然后在咀嚼中融化,升腾。辣味和麻香冲击着每个舌苔,每个味觉神经,慢慢进入食道滑入肚中。吃一口饭,再喝一口汤,那米饭的清香和汤的温暖传遍全身,汇聚在心中。每一顿都是那么可口。 一次,在我练完球后,打开那熟悉的饭盒,但刚一打开,我吓了一跳,从饭盒中传出一股陌生、另类、难以忍受的味道。当我全部打开时,我更惊讶了,米饭上就只有一层简单的西红柿炒鸡蛋。那一顿吃得很不舒服,并有一肚子抱怨。 傍晚,我去爷爷家还饭盒,打开门刚想发泄抱怨,爷爷却一脸愧疚地跑过来,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委屈的说:“乖孙子,爷爷对不起你,爷爷把你的饭盒和我的拿反了·······”我心中的抱怨全部破碎,升起一种莫明的心酸。······爷爷是多么爱我,我吃的是什么?爷爷吃的又是什么? 从那以后,我也主动提出吃番茄炒饭,同样是饭有什么不能吃的?

蛋花汤

蛋花汤

蛋花汤

作者:田张弛班级:六年二班

在这个北风呼啸的日子里,坐在温暖而舒适的家里,细细的品尝儿子特地为自己做的海鲜蛋花汤,那将会是什么感觉?一定舒服极了。

爸爸常年在外地工作,我就打算在他回来的第二天早晨,为老爸亲手做一顿美味的海鲜蛋花汤。

老爸回来的第一个晚上,以为我要要给他什么惊喜来迎接他,但我没有。他有点无奈和失落,可是他没有看出“风雨”过后,“彩虹”马上就会出现。

“起床,起床!快来品一品,快来尝一尝,既饱眼福,有饱口福......”我的大吵大闹把还在甜蜜梦中的爸妈拉回了现实世界我都有点期盼看到他们脸上惊愕的表情了。

坐在饭桌前,我让他们闭上眼睛,我把做好的海鲜蛋花汤拿了上来,打开锅盖,端着锅从他们的鼻子前过了一下,“啊,太香了,做的什么?快让我们看看!”我不紧不慢的说:“别急别急,你们说,饱了味觉没?”爸爸是个急性子:“饱了饱了,快让我们看看你做的是什么山珍海味?”我装成大师的样子:“说好了,我做的不多,一人就一碗,不能多喝!”我打开锅盖,同时跟来的是发自内心的赞叹,我们一家都浸透了欢乐和幸福。

红的,紫的,绿的,白的色彩丰富的海鲜蛋花汤可是我研究了半个月的成果。“啧啧啧,可以当厨师了!哦,快告告我,这东西是怎么做的?”“不行不行,这可是百年祖传秘方啊!”

“哈哈哈......”

我们一家都沉浸在着欢乐的笑声中了......

蛋糕节

蛋糕节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节日,汉族有春节、西双版纳有泼水节。。。。。。我呢,想办一个“蛋糕节”在蛋糕节的前一天,你可得把雨衣和蛋糕准备好了,不然,哼哼,你可就惨了。蛋糕节的时候大街上到处都是蛋糕,看,红绿灯全都变成了“蛋糕红绿灯”,还有许多蛋糕斑点车呢!有个环保工人正在一点一点地拖蛋糕,嘴里还说:“唉,今天可有得忙了。”当你走进商店里,服务员会把一块美味的蛋糕砸向你,不过你可别生气,他(她)是在向你表示欢迎。在街上,人们像一个个蛋糕人,互相砸着蛋糕,不管男女老少,都沉浸在欢乐的“蛋糕世界”里。看,那个富豪挺着西瓜肚摇摇摆摆地行走着,这时,不知谁开玩笑,把一块蛋糕砸到他身上,富豪生气地抖了抖身子,继续向前行走。瞧,有个乞丐孤独地坐在街头,突然,有一块蛋糕“飞”向他,在他的脸上开了花,乞丐高兴极了,舔了舔脸上的蛋糕,心想:“今天真好,可以吃到免费的蛋糕”。不知不觉,蛋糕变成了海洋,于是,人们成群结队地“跳进”海中边吃蛋糕边游泳,真有趣。哟哟,那个小孩这么小,就会游泳,奇怪,你哪知道,那个小孩是新推荐出的蛋糕“小孩王蛋糕”,吃上一口,让你心旷神怡。这时,“蛋糕人”们都觉得口渴,可街上除了蛋糕还是蛋糕,怎么办呢?正当人们苦思冥想时,下起了滂沱大雨,蛋糕都变成了汤,人们开心极了,痛饮“蛋糕汤”。夕阳西下,人们坐在“蛋糕椅”上,看着美丽的晚霞,心想:“下次蛋糕节一定会更加精彩!”怎么样,我办的蛋糕节不错吧,那么欢迎你来参加。'

妈妈,那个蛋是“借”的

有人说,一本好书,会让人受益匪浅。读了《木偶奇遇记》,我想说,一本好书,也会让人寝食难安。 轻轻闭上眼睛,可怜的木偶皮诺曹又浮现在脑海中。皮诺曹是小老头儿翟彼特的儿子——他亲手刻的木偶。他不爱学习,不爱劳动,是一个“非常滑头、淘气的孩子”,还喜欢撒谎,鼻子变得很长很长……后来,在仙女的帮助下,皮诺曹经历了重重磨难,克服缺点,改正错误,终于变成了“聪明、伶俐、漂亮”的“真正的人类的孩子”。 缓缓合上手中的《木偶奇遇记》,我的心犹如受到一股强大的电流的刺激,惭愧,后悔,一齐涌上心头…… 我最爱吃糖氽蛋了!家里那只老母鸡下的,全成了我肚中之物。妈妈还隔三岔五从市场拎回一袋,让我这只馋虫大饱口福。 买来的蛋又吃完了!偏偏这时候,平时下蛋特勤快的老母鸡大概嫌天热,闹起了罢工——“憋”着不下蛋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可把我急坏了!蛋瘾难忍的我,开始了“地毯式”全方位搜寻……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厨房的一个瓷盆里,我发现了目标蛋的踪迹。 “那蛋是你姑妈特意买给你奶奶的,不能动。”妈妈又把瓷盆放回原处——奶奶牙不好,就爱吃蛋花汤了。妈妈是出了名的孝顺,又是出了名的固执,我只好放弃了努力。 空欢喜一场的我开始学古人的望梅止渴——呆呆地盯着瓷盆中的鸡蛋。怎么办呢?要不,先悄悄地从瓷盆里“借”一个,等哪天母鸡下蛋了,再悄悄还上?神不知,鬼不觉!就这样吧!趁妈妈不在,我从瓷盆中挑了一个最大的,偷偷放进鸡窝…… “妈妈,母鸡又下蛋了!”妈妈刚进门,我就从鸡窝那边蹦了出来,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捧出了鸡蛋。 也许是我的“演技”太好了,妈妈竟然一点都不怀疑。我又吃到了久违的糖氽蛋! 哎,一碗糖氽蛋,我就把“诚实”给“出卖”了!为了这张馋嘴,我竟然把自己当初的信誓旦旦——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给抛到九霄云外了!想想书中的皮诺曹,我有点害怕——因为说谎,皮诺曹受到了严厉的惩罚,鼻子变得老长老长,“那个鼻子已经长得连门都出不去了”;又感到惭愧——皮诺曹只是个“头脑简单的木头人”,可它也因为自己说谎“羞得无地自容”,“有个地缝都想钻进去”。而我呢?到现在,还为自己的“诡计”得逞而沾沾自喜…… 吃饭了,餐桌上那碗蛋花汤,羞得我头也不敢抬,怕撞见奶奶慈爱的目光;睡觉了,黑暗中的我仿佛看到皮诺曹正在一边指指点点,用它那长长的鼻子。怎么办呢?我的心乱得像团麻。我想把“借”蛋这件事告诉妈妈,可后果又会怎样?妈妈还会喜欢我、相信我吗?还会烧糖氽蛋给我吃吗?……我犹豫了。 “一个孩子有颗善良的心,即使有点儿顽皮、淘气,有些不好的习惯,总还是有希望的……”仙女的话在我耳边回响。对,我暗暗下了决心:不能让皮诺曹笑话了,一定要把真相告诉妈妈。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对不起,妈妈!那个蛋是“借”的,您能原谅我吗? 灯下,《木偶奇遇记》静静地躺在一边。我望了一眼封面上长长鼻子的皮诺曹,摊开信纸,鼓足勇气,把事情的经过写了下来……

荷包蛋花汤

国庆这几天放假,我们家开了个“董事会”--即老爸、老妈和我,谁出的主意,只要有两个或三个人赞同就可以了。我提议今天我们来个家庭厨艺大比拼,每人亲手做两个菜。我自告奋勇,我做的一个是凉拌西红柿,一个是紫菜蛋花汤。老爸说我来做个红烧鱼,再来个糖醋排骨,老妈说那我来两样小炒吧。

老妈开始准备去了,我和老爸商量着把客厅布置一下。我把餐桌上放了三个高脚杯,每个酒杯下面垫一张餐巾纸,碗筷也放整齐。好了,准备“开战”啦!

我把老妈买来的西红柿洗洗干净,用凉开水过一下,再用水果刀切成一片一片的,均匀地放在兰花盘中,上面再洒上雪白雪白的砂糖。OK!我已完成一项。接下来是老爸、老妈轮番作战,老爸的两个菜上来了,满屋子香味,再看那条大鲫鱼,睡在由黄的香菇丁、红的辣椒丁、绿的葱段中,美美的,真是馋死人了。还有我特爱吃的糖醋排骨,老妈也不示弱,迅速端上两盘小炒。最后该我烧汤啦,我把紫菜放在锅里,倒上水烧着,就离开了厨房,心想还有一会儿呢。老妈一声:“水开啦!”我赶紧跑进厨房,从冰箱拿出一个鸡蛋,就打进锅里,“啊!惨了,惨了,鸡蛋忘搅了。”老妈大声说:“快拿筷子搅。”我手忙脚乱地拿筷子去搅,可是已经晚了,蛋清已经白了,蛋黄被筷子戳破,变成了碎蛋花,老爸也过来看,他笑着说:“没想到阿毛做菜也创新,是创新作文看多了吧。”我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是一位“汤菩萨”

家里人都叫我汤菩萨,因为我特别喜欢喝汤。每天吃饭的时候,我都要多准备一个碗,开吃前就先盛好一碗满满的汤,然后才开始吃饭。我几乎什么汤都喜欢喝,有蕃茄蛋花汤、青菜粉丝汤、冬瓜排骨汤等都是我的最爱,一口汤下去,感觉鲜美的汤从嘴里一直鲜到全身。另外我不喜欢把饭放在汤里,因为这样会破坏汤的鲜味,好像报纸上专家也说这样不好的,会影响营养的吸收。 在学校里的时候,因为我吃饭太慢了,经常没有汤喝,所以希望大家也给我留点汤吧!|||

我的番茄蛋花汤

今天我在家里帮妈妈烧饭,我烧了番茄蛋花汤。吃晚饭的时候,妈妈、外婆和外公吃的津津有味的,他们很高兴。 现在我给大家来介绍一下步骤。番茄先洗干净,然后再把鸡蛋打开,打鸡蛋的时候要注意鸡蛋要向一个方向打,要用力打,打到鸡蛋都是泡泡的时候就可以了,再把番茄切开,(如果你用两个番茄的话,你可以叫妈妈先切一个试范.)然后在锅里倒上油,等油温加热后,把番茄到入锅中,炒一下,在锅里压一下番茄(因为我比较喜欢吃番茄汁,所以我要压一下,把汁水挤出来.)把开水倒入锅中盖上盖子,等到水开了把打好的蛋倒入锅中,然后放上盐和味精,这样就是一碗很好吃的番茄蛋花汤了。

米饭的清香和汤的温暖

从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很关爱我,从幼儿园开始,每当我放学的时候爷爷都会推着那辆老式凤凰自行车来接我。每次看见爷爷我都会高兴地大声叫唤,使劲蹦!爷爷每次见到我也是一脸慈笑,从那干瘦而下垂的喉咙中传出一种悦耳的轻笑。他先把我抱上车,然后推着我,问问我今天在园中有什么好玩的事。就这样日复一日,十年如一日。每次我都是伴随着爷爷的慈笑和那辆自行车的吱吱声回到爷爷家。 如今爷爷早已不再接送我,我也很少再和爷爷相处。因此,爷爷对我的关爱似乎淡了许多。即使偶尔去爷爷家看望一下他和奶奶。爷爷也是轻轻笑一笑然后说声——“来了?”似乎回答得很应付。爷爷对我关爱少了。 去年夏天,我参加了羽毛球队,每个周末要去练球。爷爷正好也要在外摆表摊。(爷爷是修表手艺人)所以爷爷每天早上就要用饭盒准备好午饭,他也顺便给我带一份。 爷爷用的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那种铁饭盒,两个饭盒一模一样,我和爷爷一人一个。每当我练完球刚打开饭盒就传出一股红烧牛肉的味道,逐渐把盖子打开又会传来一股米饭的清香。当完全把盖子全打开后会看到:雪白的米饭上浇了一层牛肉汁,牛肉汁上又是一片红烧牛肉;牛肉上撒了一些辣椒面和花椒面;最后在最上面盖一层紫菜,厚厚的紫菜;在饭的旁边的一个夹层里又是一碗紫菜蛋花汤。牛肉盖饭、紫菜蛋花汤,都是我爱的。吃一口牛肉,整块牛肉在嘴中散发出热量,然后在咀嚼中融化,升腾。辣味和麻香冲击着每个舌苔,每个味觉神经,慢慢进入食道滑入肚中。吃一口饭,再喝一口汤,那米饭的清香和汤的温暖传遍全身,汇聚在心中。每一顿都是那么可口。 一次,在我练完球后,打开那熟悉的饭盒,但刚一打开,我吓了一跳,从饭盒中传出一股陌生、另类、难以忍受的味道。当我全部打开时,我更惊讶了,米饭上就只有一层简单的西红柿炒鸡蛋。那一顿吃得很不舒服,并有一肚子抱怨。 傍晚,我去爷爷家还饭盒,打开门刚想发泄抱怨,爷爷却一脸愧疚地跑过来,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委屈的说:“乖孙子,爷爷对不起你,爷爷把你的饭盒和我的拿反了·······”我心中的抱怨全部破碎,升起一种莫明的心酸。······爷爷是多么爱我,我吃的是什么?爷爷吃的又是什么? 从那以后,我也主动提出吃番茄炒饭,同样是饭有什么不能吃的?

蛋花汤

蛋花汤

蛋花汤

作者:田张弛班级:六年二班

在这个北风呼啸的日子里,坐在温暖而舒适的家里,细细的品尝儿子特地为自己做的海鲜蛋花汤,那将会是什么感觉?一定舒服极了。

爸爸常年在外地工作,我就打算在他回来的第二天早晨,为老爸亲手做一顿美味的海鲜蛋花汤。

老爸回来的第一个晚上,以为我要要给他什么惊喜来迎接他,但我没有。他有点无奈和失落,可是他没有看出“风雨”过后,“彩虹”马上就会出现。

“起床,起床!快来品一品,快来尝一尝,既饱眼福,有饱口福......”我的大吵大闹把还在甜蜜梦中的爸妈拉回了现实世界我都有点期盼看到他们脸上惊愕的表情了。

坐在饭桌前,我让他们闭上眼睛,我把做好的海鲜蛋花汤拿了上来,打开锅盖,端着锅从他们的鼻子前过了一下,“啊,太香了,做的什么?快让我们看看!”我不紧不慢的说:“别急别急,你们说,饱了味觉没?”爸爸是个急性子:“饱了饱了,快让我们看看你做的是什么山珍海味?”我装成大师的样子:“说好了,我做的不多,一人就一碗,不能多喝!”我打开锅盖,同时跟来的是发自内心的赞叹,我们一家都浸透了欢乐和幸福。

红的,紫的,绿的,白的色彩丰富的海鲜蛋花汤可是我研究了半个月的成果。“啧啧啧,可以当厨师了!哦,快告告我,这东西是怎么做的?”“不行不行,这可是百年祖传秘方啊!”

“哈哈哈......”

我们一家都沉浸在着欢乐的笑声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