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身边陪伴我们的或许是以前的回忆,或许是家人的鼓励,或许是快乐的友谊……但,陪伴我六年的,藏在我记忆的相册里的深“随”的眼睛才子佳人我脑中永不飘去的玫瑰花……

星期一的早晨,外面还在下着毛毛雨,小芽上,还留着豆大的雨滴,好似小草不想让它们离开似的。雨下大了,小雨滴终究还是落了下来……哎,和一个朋友在一起久了,必定会分开;分别久了,必定会再相见的……坐在爸爸的车上,望着窗外的,情绪不禁有些低落。

昨天,我在办公室听见袁老师说:“我该辞职了,老了!”我本来在认真地批改作业,可听到这句话,我便再也无心动笔了。窗外的风显得有些猖狂,吹弯了树,天也灰蒙蒙的,一切景物好似都为此而感到失落。我强撑着批发完作业,心里的石头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如果,如果有如果,我愿意让袁老师留下……风呼呼地吹着窗户,使教室里的空气也愈加烦躁。

记得我刚入学时,见到的第一个老师就是袁老师。当时的我不想进学校,是袁老师小心翼翼地把我牵进学校的。我望着她的眼睛,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盛满了期待与随和,使我至今也没有忘怀。她的每一个微笑,每一句玩笑,都让我难以忘记。

三年级时,袁老师让我去参加一个英语考试。我原本高高兴兴地跑上五楼,在门口站着,可看见高个子的哥哥姐姐们自信十足的排在门口,我开始担心,如果我没选上,会被同学们笑话吗?我久久地站在门口,却不敢进去,袁老师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向我走来,轻柔地对我说:“孩子,别怕,加油,你可以的!做自己就好了,同学们不会笑话你的!”说完,还递过来一个灿烂的微笑。一时间,我心里仿佛雨过天晴,老师的眼里充满了期待。可,我还是没被选上,出来的时候,我想哭。袁老师蹲下身,摸了摸我的头,流溢出随和的眼神:“孩子,没关系,只要尽力了,就可以了!”……

那随和的眼神,我至今都还记得,可她却要说走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