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刚一宣布“放学”,我就弹出了教室,胡乱地把书包往自行车后座上一夹,骑车就走。

今天,沙市的表哥要到我家来,我心里盼着早一点儿见到他,脚下就越蹬越快。前面一辆公共汽车靠站,我正要和汽车交叉而过时,忽然从车前走出一个10岁左右的小姑娘,在一阵惊慌的尖叫声中,我带倒了她。在慌乱中,我闪起了逃走的念头,于是拼命地“落荒而逃”;冲出二三百米后,我暗自庆幸自己脑子动得快,有些劫后脱险的飘飘然之感。

到家后,锁好车,顺手去拿书包时,我的心中不由一惊,“书包呢?”我尖叫了一声,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准在刚才的“风波”中滑掉了。我急忙倒转车,飞到“事故”现场,而那个小姑娘却早已不见了,我的书包当然也没指望了。

走进家门,父母正忙着做菜,我趁机悄悄地闪进了屋子,一本正经地和表哥玩起了电脑游戏。

第二天,我来到教室,正要打听怎样才能买到课本时,班主任杨老师来了。他径直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万强,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走进办公室,我一眼就看到了放在老师桌上的书包,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分明是我的书包,上面还有我贴的阿杜、周杰伦的画像呢。书包怎么会在这儿,莫非是那小女孩告状来了?正在我猜疑之时,忽听杨老师说:“万强,你说说,这书包怎么回事?”我低着头,如实地说出了昨天发生的事,并且做了一番自我检讨。杨老师听完后说:“骑车可一定要当心,马路上不小心撞了人家,就一定要向人家赔礼道歉。”语气是那样的慈祥。我正奇怪老师怎么一句也没提到那个小女孩时,走进来一个人。

我转身一看,不觉一怔,这不是昨天那个小女孩吗?她是来报复还是来告状的抑或是向我索讨医药费的?如果通知我的父母,我今后休想再骑车了。想到这儿,我硬着头皮,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讪讪地说:“昨天……啊,真是对不起啊,我向你道歉!”小女孩细声细气地对我说:“大哥哥,昨天我没事,只是破了一点皮,你自己才好笑呢,拼命骑车,连书包也不要了。爸爸,他原来是你班的呀!”啊,小女孩原来竟是杨老师的女儿,听到她甜润的声音,看到她真诚、晶莹的目光,我感到自己的粗俗,我羞愧得无地自容,结结巴巴地说:“小妹妹,我昨天伤了你,请多原谅。”然后带着忏悔的心情走向杨老师:“请老师相信,我以后再也不莽莽撞撞了。”杨老师点点头,和蔼地说:“行动是最好的证明,我相信你能做到。”这时,小女孩拿起书包笑吟吟地递到我面前。

我涨红着脸,两手无力地接过书包,呆呆地站着,看着杨老师——宽容大度、真诚和蔼,小姑娘——淳朴可爱、文明礼貌,他们善良柔和的目光,一直透射到我的心灵深处,使我惭愧。

【指导教师:陈艳芹】

那件事

在茫茫人海之中,贵族最特别;在希望渺茫的沙漠中,绿色植物最出众;在我这十年的人生中,这件事最让我感慨万分。||| 放学铃声一响,我们立即欢呼起来。今天,我与杨夕宇一起回家。我们在路上又蹦又跳,刚进中兴花园便汗如雨下、热气腾腾。“去小花园看看。”她提议,“不过好不好玩我可不知道!”我们在寒风中追着、跑着,此时此刻,寒冬腊月在我们眼中已经不再可怕,不再讨厌了,而且非常可爱!“这里不好玩,去陈乔月家后面看看吧,”我指着西边,绘声绘色:“玩厌了换换环境!”“你敢上来吗?”她骄傲地问。“有什么不敢的,你能上,我也能!”我心虚地回答。“那就什么也别说了,上来吧!”杨夕宇更骄傲了,讥讽道。我只能硬着头皮,闭着眼睛,脚一蹬,手一使劲——终于上来了!不知不觉中,天色暗了下来,我抬头看看天,心想,时候不早了,被骂了可不好!于是便辞别杨夕宇。||| 可当我到了家门,找钥匙的时候,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触动了我的第六感觉——钥匙在学校里!我只能把唯一希望寄托在门铃上,作好心理准备,下定决心——按“叮咚”没人,我不信邪,“叮咚”,“叮咚”、“叮咚”、唉,只能等了。不,傻等着也没有用,我鼓起勇气,拖着疲劳的双腿一步三回头地望着家门口,期待着奇迹的出现——爸爸妈妈的到来。||| 到了学校,我支支唔唔地向门卫诉说了经过,并希望拿回钥匙。门卫答应了,边教训边走。我拿到了钥匙,便向家里走去。忽然,我发现了站在超市门口的老爸——那个穿着黑衣黑裤拿着黑手机的人。||| 当然,我被狠狠地骂了一顿,但是我很冤!|||

让我感动的那件事

让我感动的那件事让我感动的那件事在我们平凡的日常生活中,只要你是个有心人,就能从生活里的点点滴滴中发现许多感人肺腑的事。她是一个农民工的孩子,生活并不富裕,在班里的成绩中等,平日少言寡语,胆子有点小,对老师的话唯命是从。一天,老师像往常一样安排大家考试。第二天,考卷发下来了,我为自己一时疏忽而做错的题目感到懊悔。我往后一看,她竟然错了一道最基础的题目。那是一道选择题:人力拉煤一车重()。A、10千克B、100千克C、1000千克。她选的竟是A,用膝盖想想都能想出来的答案她怎么会错呢?老师叫我们与同学对对答案,修改后便开始评讲。讲到这一题时,老师叫她上去写出答案。她上去了,微微犹豫了一下,用粉笔在括号里写出了稚嫩的字母:A。我看了这个答案,不免有点惊讶。老师先是微微一愣,继而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原来就不苟言笑的老师,此时的眼睛射出愤怒的光,面目更加让人难以面对。此刻的老师就像一座活火山一触即发。老师大声严肃地问道:“你和同学对过答案了吗?”她低着头,唯唯诺诺地说道:“对过了。”“那答案是什么?”“是……。”她仿佛想说什么,但又欲言又止。老师生气地命令道:“把答案改掉。”她往前移了一小步,踌躇着又退回来。我诧异的想着:她今天怎么与平常判若两人,老师生气了,她竟然还敢火上浇油。这时,她猛地抬起头,用那双清澈纯洁的大眼睛直视着老师,目光中闪烁着的是坚持的决心,她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答案就是A嘛。”说着,头又低下去,有几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她脸颊上滑落。老师看她哭了,也许另有隐情,怒气也缓和了不少,温和地说:“下午请你家长来学校一趟。”下午,天气有些闷热,心情也随着烦躁起来。我被语文老师叫去办公室,她的爸爸正好来到了办公室,面对老师,他也似乎有点不知所措。我仔细打量了他:乌黑蓬松的头发中掺杂着几根银丝,瘦削的脸,面色黝黑,浓密的眉毛下,一双眼睛透出的是疲惫,让人感觉饱经沧桑。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但已经不那么洁白了。看得出来,他的身体很健壮,有着农村人的俗气。咦,他衬衫上的是什么呢?小小的,黑黑的,在纯白的衬衫上十分显眼,那个好像是……煤灰!就在我将要出办公室好像隐隐约约听见他那深沉的声音说:“我是一个拉煤的,老师,我女儿犯了什么错吗。”老师听了,在那一瞬间愣住了,缓过神来,连忙笑着说:“没什么,你女儿表现的很不错呀,很优秀呢……。”那一刻,我猛然醒悟:平日里胆小如鼠的她,怕得罪人的她,听老师话的她,之所以敢跟老师分庭抗礼,唱反调,固执地选择A..10千克,是因为她爱她的父亲,她不愿相信一车煤是100千克的事实,在她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执拗的声音在呼唤她,告诉她一车煤只有10千克,这样,她的父亲就可以减轻多少负担,再也不用为生计而奔波劳累了,这是一个女儿对父亲真诚的爱呀。我的眼前渐渐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模糊了她那平凡的身影,我情不自禁的感叹道:她真是个孝顺的孩子呀。父爱如山,那是世间最厚重的爱。身为子女的我们,更要尽那一份孝心哪!福建省福安市实验小学六(4)班缪巧枫指导老师:郑立旺

我忘不了那件事

在我的心灵记录簿里,有我上学前班时候的一件事一直珍藏着,让我惭愧,又使我感动。 放学回家的路上,我路过一个玩具店,里面的玩具真是琳琅满目,我看得目不暇接,特别吸引我眼球的是那个“奥特曼”。我把它拿在手里看了又看,真的是爱不释手,真的是太喜欢它了。可是,妈妈一定不会买给我的。 怎么办呢?我看了看老板正在忙得不亦乐乎,根本就没有时间来顾我这一头,我一个闪念:不如把它偷走。我偷偷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迅速将“奥特曼”揣在衣服里,装着大模大样往外走,没想到我还是被抓了。

老板抓住我的衣领,要我说出家长的电话,这事要让爸爸妈妈知道了就惨了,我只好随便说了一个号码,没想到老板马上就去拨通了,更没想到的是电话的那边真有一个人在接,我想,这下麻烦大了,等那边接电话的人一来,还不把我吃了?我的心里像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没过多久,门外响起了一位阿姨的声音:“老板,是你打电话吗,那小孩在那里?”这时,我把头埋在胸前,心跳得更厉害了,不敢想她到底会怎样收拾我,只好用双手紧紧捂住我的脸。没想到那位阿姨却对老板说道:“老板,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我是她妈妈,你不要吓着孩子。”我惊呆了,从指缝里见到一位年轻漂亮的阿姨,根本不是我的妈妈,难道我听错了吗?这时,阿姨转过身来到我面前,拿出手帕帮我擦去满脸的泪痕,将我搂在怀里。在店老板责难的嘀咕声中,阿姨交清了罚款,领着我离开了玩具店。看着我那张被泪水和恐惧弄得一塌糊涂的脸,阿姨亲切地笑了笑:“我相信你一定是个好孩子!”

阿姨的话在我耳边回响,我一定要做个好孩子,回到家里,我鼓足勇气把事情告诉了妈妈,大概是被阿姨感动了吧,妈妈没有太多的责备我,而是连夜找到那位阿姨去还钱,当时我记得妈妈说了好多感激的话。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件事,时刻记得要做一个好孩子

那人那事那岁月

掐指算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了吧!是的,似乎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的那人那事那岁月!

“喂,在干什么啊!整天就知道发呆,发呆的时候学习不好吗?”看着她发呆的神情,曾经的话语又在耳边回响,闭上眼,曾经的人、事历历在目,点点滴滴、真真切切,似乎正如……昨天!

“天天就知道当好人,被人骂还不知道!”每当我乐于助人时,她的话语又在耳边想起,想一想,不禁嘿嘿傻笑,笑的是那过去了的岁月,笑的就是那过去了的……昨天!

“学校准备买一块石头,上面刻着一位语文老师写的《郯城一中赋》,弘扬石文化……”老师在台上说得眉飞色舞,而我的思绪则回到了那个夜晚,在那个夜晚凝聚的笑脸,一切的留恋,似乎正如……昨天!

“心在哪里呢?当我跟你相互接触时,就是心第一次在我们之间产生的时候,心不是在身体里的,当你思考着某件事情,当你思念着某个人时,心就会在那时候产生。”听着朋友读者配合着心的定义,我的思绪又神游到了向她讲述“心”的那次相遇。曾经那些错误的相遇,曾经的煞费苦心,现在都已经飘去,随风飘去,飘到哪昨日的梦幻,跟随着昨日的记忆!

现在回忆的那人那事那岁月,酸甜苦辣交织的秘密,属于我的秘密,属于她的秘密,属于我们共同的回忆!

那人那事那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