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孩子的对话

---听雨

妈妈,我渴

几个月了

我没喝一口水

您看

我们面无血色

妈妈,您看

您的皮肤

都裂开了一道道口子

妈妈,您看

太阳公公还在高照

而我们

至今滴水未进

妈妈

如果我们再不见水

我们难再相见

妈妈,我疼

破房烂瓦重重的压在我身上

我的脊梁

承受不住这样沉的东西

妈妈,

我受不了了

我会被压垮

孩子们

不要怕

太阳公公在考验你们

你们看

兄弟姐妹们送来了水

相信妈妈

你们挺得过去

我的皮肤也会痊愈

孩子,疼算什么

拍拍身上的泥土

再次挺立

你们的脊梁一定承受的起

你的兄弟姐妹在默默的支持你

孩子们,

你们兄弟姐妹一条心

没有过不去的坎

没有走不过的路

妈妈支持你

妈妈的好孩子

有一只鸡妈妈生了两只小鸡,姐姐叫卡莉,妹妹叫噢可。

最近几天,卡莉和噢可每天都早出晚归,很生气,大声冲姐姐卡莉说:“你们两个贪玩的小调皮,干什么去了?每天都回来得这么晚!”卡莉急忙说:“妈妈,我们一直在帮助农民伯伯捉虫子,不是一个贪玩的孩子!”

鸡妈妈不信,摇了摇头说:“哼,你们一定是玩去了,你们骗不了我了!”

噢可听见妈妈和卡莉的争吵声,跑到妈妈跟前说:“妈妈,你错怪我们了,我们真的一直在帮别人做事呀!”

鸡妈妈恨不得一口气把卡莉和噢可赶出去,睁大眼睛说:“你们还敢合伙来骗我?走,我们去问农民伯伯!”

卡莉抱紧噢可说:“噢可,妈妈为什么不相信我们?”

噢可急忙说:“卡莉,也不能怨妈妈。其实妈妈是不知道,呆会儿农民伯伯自会告诉妈妈的!”

卡莉听懂了噢可的话,点点头,心中不再有委屈了。

妈妈带着卡莉和噢可来到农民伯伯那里。农民伯伯远远地望见了,急忙迎上去说:“呵呵,卡利,噢可,你们又来帮我们捉虫子了吗?”

卡莉和噢可摇了摇头。

农民伯伯接着问:“那为什么你们不高兴呀?”

妈妈听见农民伯伯的喊声,知道自己错怪了孩子们:“他们每天早出晚归,我以为姐妹俩贪玩了,所以过来问问!”

农民伯伯乐得合不拢嘴,说:“你们的孩子教得太好了!我还真得感谢你啊!”

鸡妈妈跑到卡莉和噢可面前说:“对不起,孩子们,妈妈错怪你了!你们真是妈妈的好孩子!”

鸡妈妈和它的孩子

鸡妈妈和它的孩子 卢千惠 一天,天气晴朗,阳光灿烂。鸡妈妈带领着小鸡们去郊外找吃的。小鸡们紧紧地跟在妈妈后面。来到郊外,鸡妈妈在教小鸡怎样捉虫。小鸡们专心听讲,好像一群学生。鸡妈妈讲完了,她抬起头说:“孩子们,你们去捉吧。”小鸡们跑来跑去,在寻找吃的。这时候,鸡妈妈不像以前那位和蔼可亲的妈妈了,而是像一位教官,看着鸡宝宝捉虫吃。 到了傍晚,夕阳西下,鸡宝宝们吃饱了肚子。鸡宝宝依偎在妈妈身边,看着夕阳宝宝回家。

鸡妈妈和它的孩子

鸡妈妈和它的孩子星期天,鸡妈妈带着它的孩子去草地上捉虫子。还有两只小鸡在说话,也有三只小鸡在寻找又大又好吃的虫子。有的小鸡啄着米饭;有的小鸡跑来跑去:一会儿晒太阳,一会儿跳到鸡妈妈的身子上抬起头看火热热的太阳走来走去。天黑了,鸡妈妈说:“孩子们,快点回家吧。”

鸡妈妈和它的孩子

鸡妈妈和它的孩子 一个晴朗的春天的早晨,鸡妈妈带领着它的孩子们一起去田野去玩。小鸡们紧紧地跟着妈妈。有一只依偎在妈妈身边,有些在做游戏,另有些在捉虫子吃,剩下的都在哪追着玩。它们玩地可开心啦!

鸡妈妈和它的孩子

鸡妈妈和它的孩子 一天上午,天气晴朗。鸡妈妈带领它的一群孩子到户外去玩耍,寻找食物。 小鸡跑来跑去,“叽叽叽”叫个不停。一会儿,一只小鸡啄住一条小虫。鸡妈妈教会小鸡用爪子扒开泥土,寻找谷粒和草籽。 小鸡玩得很愉快,也填饱了肚子。一只小鸡跳到鸡妈妈背上,抬起头说:“太阳好热啊!我们回去吧!”于是鸡妈妈吧小鸡带到树荫下。小鸡们紧紧依偎在妈妈翅膀下,休息了。

鸡妈妈和它的孩子

鸡妈妈和它的孩子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灿烂,万物复苏,鸡妈妈和他的孩子们兴高采烈的去郊外春游。它们排成整齐的队伍,在鸡妈妈的带领下来到绿草如茵的野外。鸡妈妈说:“孩子们,我们去捉点虫子吧!”鸡宝宝欢快地在草地上找起了虫子。很快鸡宝宝就捉住了一只只虫子,它抬起头,紧紧地啄着虫子,等鸡妈妈来表扬。鸡宝宝们兴奋地跑来跑去,叽叽叽地叫着。不一会儿,一只只鸡就吃得饱饱的了。它们唱着歌愉快地走了,今天鸡宝宝真开心!

失去妈妈的孩子

“哇、哇、哇……”一个三岁多的孩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盘着双腿,衣服破烂不堪,脸上黑乎乎的,头顶上有一道道血痕,他不停地将手伸向身前的那一片废墟,撕心裂肺地喊着:“妈妈、妈妈、我要妈妈!”他是谁?他在哪?他为什么孤零零一个人坐在那儿叫妈妈?他的妈妈去了哪? 这悲惨的一幕发生在1937年8月28日。傍晚,妈妈带着宝宝来到上海火车南站,迎接在“卢沟桥”事变中负伤回家治病的爸爸和守军叔叔们,站台上还有许多和他们一样等待的人。突然,空中响起一种奇怪的“嗡嗡”声,由远至近,越来越响,就在大伙抬头的一瞬间,一颗炸弹落在了铁轨上,大伙才反应过来“鬼子炸火车站啦,快躲啊!”惊慌的人们如惊弓之鸟一般四处逃散,雨点般的炸弹却没有给人们一点机会,站台倒了,铁轨炸飞了,人群也血肉模糊了。妈妈抱着宝宝跑到大门口,一声啼哭让妈妈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婴儿压在死去的人群下。妈妈把宝宝放在地上,亲了亲他说:“等着妈妈。”妈妈冲向那个婴儿,就在妈妈抱起他的一刹那,“轰隆”一声巨响,火车站被炸塌了,妈妈没了。 七十年后,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爷爷站在繁华的上海火车站大门口,他看着火车站里在等候的妈妈和孩子,那些甜甜的笑脸仿佛变成了一只只雪白的鸽子,衔着绿绿的橄榄枝在他眼前飞来飞去,慢慢地又变成了妈妈的笑脸。妈妈在空中对他说:“战争让多少孩子失去了妈妈,让多少人失去了生命,而它是非正义的,所以最终会失败。历史已经过去了,但是我们不能忘记这段历史,更不能让这样的历史重演。你要用你微薄的力量,为维护世界和平而努力,让世界充满爱。”